远去鸟儿的影子 映照于大地之上

珍惜每一位内容创作者吧。

参与量大、热度高的社群常常给人一种错觉,创作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事实上它很苦、它并不有趣,这个过程很孤独,充满着无谓的自我贬低和自我怀疑,一笔一画、一字一句都饱含作者的心血和精力,对我个人而言,出于对角色和cp的爱意、出于精益求精想写得更好的追求,这种近乎强迫性的侵占和思考会延续到清醒时的每分每刻。但我们依然在创作,为了自我表达,为了“我想写”这个目标本身,为了见证我们所爱之人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我们拿起笔。

有人的地方就有社群,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在越来越差的互联网环境和越来越不友好的简中同人氛围中(比如热度,比如审查和举报)仍在且继续在创作本来就是一种勇气。...

 

【枭羽】十日谈

*感谢点梗!(点梗的部分在第九日)

*现代背景,写着试试。没有那场雨夜,克利普斯爸爸健在,两个普通二十多岁男大学生双向暗恋的流水账小日常。一些我流OOC性格捏造。

*全文约4.4万字,已完结。章节间无强关联,相对独立,但仍建议按照时间顺序阅读。


[图片]

---


第一日 旅人的暂歇/Wayfarer's Peace


第二日 久住往昔/Dwelling in the Past


第三日 远航入梦/Journey Into Sweet Dreams


第四日 烈日之残响/Restless Blazing Sun


第五日 ......

 

【迪生贺/枭羽】夏日序曲

Apertura Aestatis

---


来吧,亲爱的五月,

来把坟墓染绿,

来把战场染成酒瓶绿。

把瓦砾

把巨大的瓦砾场变成绿色,

像我的歌

像我的酒一样甜美的夏日之歌。


迪卢克戴着众人为他戴上的花环回到酒庄时已近黄昏时分。他刚推开酒庄的大门,一位意想不到的来客正坐在屋角的沙发里打盹儿,听到声响后睁开了那只露在外面的眼睛。


“下雨的时候忙着在城里除蘑菇,都没怎么好好休息,一不小心睡着了,见谅啊,迪卢克老爷,”凯亚·亚尔伯里奇伸了个懒腰后站了起来,“神明大人结束工作了?”


“……”迪卢克取下花冠,轻轻地放在壁...

 

【迪卢克生贺】破晓前的流光

Nocte Ante Diluculum

---


尽管对占星术士的话抱着疑问,他还是赶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回到了城里。诸如加冕夜、万灵节、五朔节这一类民俗节日,身为名门望族的家主,迪卢克还是会按照习俗和礼节为风与牧歌之城续写这些历史悠久的盛会。五朔节每年都有,只不过没有哪次听说蒙德城的哪个人被选为什么乱七八糟的“五朔节之神”的。


可能在自己离开的三年间,古老的节日抽出了什么新芽吧。


路过清泉镇,镇子上的人们全都在清理风车下的小广场上湿烂的杂草和水洼里的积水,因为篝火点起后要一直燃到五月第一日的黎明升起。


五朔节之际燃起篝火是一项历史悠久的传统。曾经,人们为旧蒙德的...

 

【迪卢克生贺】长夜前的黄昏

Crepusculum Ante Noctem

---


北大陆的雨季已降临了一段时日。巴巴托斯以神力将温暖的季风引导至蒙德城周边,使土地浸润神的恩赐、作物富足到足以酿酒,但同时也无可奈何地带来了季节性的降水,自海上刮向陆地的暖潮的气流,吹散冬日的死寂,带来夏雨的先锋。


不同于其他时节的雨,春日将尽时候的降水裹挟着惊起飞鸟、使小动物奔走的雷鸣。迪卢克·莱艮芬德早早被这乍起的春雷叫醒,他起身披上大衣,站在窗边,凝视着雨中的葡萄园。


每到这个时节,迪卢克总会遇到严重的睡眠问题。暗夜英雄的工作并不是每天都通宵,更多时候是巡逻一圈之后安然无事的平和——自魔龙乌萨作...

 

【枭羽】巴比伦塔

*和这篇并无直接关联,只是同名

*有私设,有渊上打酱油;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1.6万,一发完。


---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士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地上。”神说:“看啊,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即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就得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因神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


——《前约·创世记》


1.


这...

 

【枭羽/爱语匿风中36H】戒断反应

枭羽白色情人节爱语匿风中36H接龙活动第12棒

上一棒 @叁河 


---


“新晋骑兵队长的状态不太好。”


琴的面前摊着几封投诉信,上面的内容大同小异。正在琴办公室喝下午茶的丽莎随手拈过几封看了看,“唔,骑士们怎么连这种事情都来找你呢?”


“为了准备远征,骑士团内调动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现在城内事务混乱得和战后几乎没什么区别,大家也只能依靠我……”代理团长摇了摇头,端起一杯茶来,“不过,凯亚会那个样子,我们应该也帮不上什么忙吧。”


养父意外身亡,义兄失踪,和凯亚腰间突然多出来的神之眼——不明真相的局外人只认为这前两件事情叠加起来就足以使人萎靡不振...

 

【枭羽】不要在实验记录里写情书

*渊下宫背景,两名龙蜥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谈恋爱的故事。


---


龙嗣(以下通称深海龙蜥、龙蜥)的血液中含有元素力(【火-壹〇壹-龙蜥的血型】)。根据龙蜥的种类,目前探明的类型有冰型、雷型和原型这三类,原型血可以成功移植到冰型、雷型血中,反之会使龙蜥的身体产生各种不良反应(【火-贰肆叁-龙蜥血液移植】)。早知道就该在写初稿的时候做好引文书目,回过头一个一个做标注事倍功半。话说导师真的会去资料室核验我的引用是否正确吗。想休假回家探望父亲,不知道他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这位同僚,导师真的会一条一条一条按照你标注的引文去浩如烟海的资料室复核哦。用现在比较时髦的话说叫“科研道德”,还是好好...

 

【枭羽】讨龙英杰谭

*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x

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怪东西……瞎写着试试,希望诸位看得开心!

* 不严谨的戏剧体。有Bug都是六指乔瑟写的!


---

“……事情就是这样,先生们,”六指乔瑟双手啪地贴在一起,放到额前,“这笔奖金——不,今年风花节的‘桂冠诗人’称号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事关我能否借这阵西风一举从那个奇怪的吟游诗人手中扳回一城……拜托了,二位!”


“如果你说的是那部《讨龙英杰谭》,恕我拒绝,”迪卢克抱着胳膊,“失败的教训是这本书所拥有的伟大力量。参演这种戏剧有损宗室之名。”


迪卢克所言不无道理。模仿是人的天性,艺术来源于模仿,戏剧是对行动的模仿。...

 

【枭羽】稳眠

*预祝圣瓦伦丁节快乐!


---


囚徒睡着了就自由,夜梦中个个都年轻。

---

迪卢克接管酒庄后,展现了与父亲截然不同的管理方式和行动手腕。与克利普斯凡事亲力亲为的勤勉不同,他不太关心酒庄的事,蒙徳酒业行会的一切事务几乎全权交由埃泽负责,只是在担任旅行者护卫的间隙回行会视察一下工作;谢绝一切酒业社交聚会的邀请,一年中仅有那么一两次,他不得不代表蒙徳参加同北陆其他地区酒业大亨的商业交流。


而在此之前,已经有骑士团的人敏锐地察觉到“暗夜英雄”的活跃与迪卢克出差时间的完美错位。前脚刚有人看到酒庄的人一大早在荆夫港迎接老爷回家,后脚目击“暗夜英雄”的报告就时隔一个星期重新出现在护卫...

 

中转站:

谢谢各位的喜欢和支持!


📎个人站点


htt删ps:删//


laerze.


wordp删ress.co删m


文章都会在这里备份,是赛博方舟。请将上面的神秘代码直接打进顶部的地址栏,搜索是搜不到的


✒️文中的错别字和使用错误的标点符号在Lof不会进行二次编辑,修订版见嗷3或个人站点


📪提问箱和点梗


这里



 

【枭羽】王车易位(下)

*上篇走这里

*有渊下宫世界任务剧透

*卫士迪 X 太阳之子凯


————————


3.


“提托诺斯,过来,陪我下棋。”厄俄斯指了指地上的棋盘。迪卢克向队长和地走官请示,得到允许后,他脱下盔甲,在凯亚对面席地而坐。


凯亚转了下棋盘,“我把白子先行的优势让给你。你看到那边的几个家伙了吗——”他指指刚刚迪卢克请示的对象,“他们都曾被我打得落花流水。”


迪卢克颔首谢过,同时目光没有离开王的双瞳。凯亚微微一笑:“快开始吧。向我展示你的技术,御前侍卫。“


“后翼弃兵?看不出来你是这么古典又大胆的棋手啊,提托诺斯,”凯亚也回盯着迪卢克的眼睛,走棋却主动迎上了迪卢克开局...

 

© Laerze | Powered by LOFTER